#29 日常 共生

共生

  近期社區又在修剪樹木,趕在結束前做一次非例行性的老樹田調,途中碰到一位老太太,看到我胸前掛著相機又探頭探腦往樹上張望,好奇跑來搭訕。一知道我在記錄老樹,立刻換上一張不耐煩的表情:「這樹太大,真得剪一剪、砍一砍啦,不然蚊子實在很多,不過是出來散個步就被蚊子叮…blabla」

  原本還想跟她閒聊幾句,聽到這番話,完全沒了接話的意願,恩恩哈哈、露出個營業用笑容就快速離開現場…

  其實我也早該要習慣了,類似言論太多,老太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,不甘與不解的是,到底樹木和蚊子有什麼直接關係,要讓大樹背負蚊子多的原罪?許多人既不想探究原因,也不願意付出心力,遇到問題只想「消滅」他,而不是「解決」他…每每遇到類似的狀況就覺得十分無力,人類已經從自然獲取的太多,卻又不願意和其他生物分享、共存自然到底要容忍人類到什麼時候呢?

———
Canon EOS 7D
Canon EF-S 17-55mm F2.8 IS USM
臺南 新化

發表迴響